藏学 Zang Study

当前位置: 藏语翻译 > 藏学历史 >

翻身农奴宗巴:“旧西藏的苦日子不堪回首”

发布时间:2019-04-28 13:04:22 编辑:平措 来源:藏文翻译网

宗巴,女,生于1932年10月。民主改革前,宗巴家5口人,靠母亲在庄园主家干活维持生计。8岁时,宗巴被送到扎巴旦增的庄园当朗生。民主改革后,宗巴分到了房子、土地、牲畜。1962年,宗巴任西藏林芝县公仲乡妇女主任。

  

  四月轻盈的脚步,在柔软的雨丝中穿行,桃花盛开,柳树吐绿。伴随春的旋律,记者一行来到西藏林芝市措木及日湖畔,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村庄,一栋栋别具民族特色的藏家小院错落有致、干净整洁,一条条宽敞的道路直通每家每户……这里是远近闻名的小康示范村——巴宜区八一镇唐地村。

  唐地村党支部书记普布次仁领着我们走进一个300平方米的两层藏式小院。落座后,普布次仁一边端上酥油茶,一边说:“我去请我岳母过来。”

  门外传来脚步声,宗巴拄着拐杖,拿着两根柴火,一进门,就把柴火递给女婿普布次仁,“这里冷,赶快生火,别让客人们冻着了。”

  围坐在火炉旁,老人用手捋了捋头发,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讲起了过往。

  “民主改革前,我们一家5口靠母亲为庄园主干活维持生计。我8岁时,就顶替母亲,被送到扎巴旦增的庄园做朗生。当时,整个庄园有9个朗生,我年龄小,干的是打扫卫生、守大门的活。”宗巴对记者说,“到了10岁,就和其他朗生一样,每天天不亮,就要去很远的地方砍柴,晚上才能回家。”

  “白天穿的鞋子就是晚上的枕头,白天身上穿的袍子就是晚上盖的被子。一天三顿,几乎全是稀饭。当时我们有首歌,大意是‘姑娘洗脸不用照镜子,庄园的稀饭就跟镜子一样。’有一次,我吃的稍微多了点,管家直接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嘴里骂着‘吃这么多,干那么少。’”老人喝了一口茶,继续回忆说,“旧西藏的苦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1950年,宗巴结婚了。为了脱离朗生的身份,宗巴的丈夫把家里所有的牲畜、粮食,全部交给了扎巴旦增的庄园,并承诺每年交租。

  “尽管结婚了,但日子仍过得苦不堪言。天天在地里干活,从来没有吃饱过。家里揭不开锅了,就只能去找农奴主借。记得我们当时借了30多斤荞麦,算上利息后要还90多斤。我们只能又找其他的农奴主借,欠的粮食越来越多。”

  当宗巴家正为这年复一年的欠账发愁时,民主改革的东风吹到唐地村,改变了宗巴的命运。民主改革后,她不仅分到了5头牛,5亩多地,还当上了当时公仲乡的乡委委员、妇女主任。

  改革开放后,唐地村迎来新的发展热潮,女婿普布次仁接过了村党支部书记的担子。“我刚任村支党部书记不久,因为家里缺少劳动力,想过辞职,岳母知道后,反复教导我,‘群众选你做领头羊,就是对你的信任,一定要带领群众好好干,让大家过上好日子。’”普布次仁说。

  在宗巴老人的鼓励下,普布次仁一干就是34年,领着乡亲们发展生产、改善民生,村里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宗巴老人一家6口,四世同堂,全家年收入可达18万元。

  临行前,老人拉着记者的手,嘱咐我们:“我们这一辈的老人越来越少了,我们所经历的就是历史,任何人都无法抹杀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今天,这不是一句空话,我们就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

  望着眼前的唐地村,家家户户房顶上一面面五星红旗猎猎飘扬……

收藏 推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