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学 Zang Study

当前位置: 藏语翻译 > 藏学历史 >

帕拉庄园:见证西藏农村60年沧桑变迁

发布时间:2019-04-28 13:02:29 编辑:平措 来源:藏文翻译网


帕拉庄园是西藏至今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领主庄园。冯文雅摄


帕拉庄园农奴住的房子阴暗破旧。 冯文雅摄


帕拉庄园农奴主的日光房富丽堂皇。冯文雅摄


2008年尼玛顿珠在自家的新房里。普布扎西摄


2018年夏天德吉一家人在老房子中聚会。德吉供图

  帕拉家族是旧西藏有名的贵族世家,曾有5人担任过西藏地方政府的噶伦。班觉伦布村是帕拉家族的祖业庄园所在地,也是西藏至今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领主庄园,为人们认识旧西藏的封建农奴制度提供了宝贵的标本。从民主改革前人们吃不饱穿不暖的“朗生村”,到今天生活幸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班觉伦布村60年的巨变,就如同一滴水折射出西藏农村和农民生活的变化,不能不用“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来形容。

  西藏研究的理想田野

  江孜县海拔超过4000米,但纬度偏南,又有年楚河的灌溉之利,自古就是西藏的重要粮仓。这里地处南通印度的要道,工商业发达,是藏南的富裕之地,也是旧西藏人口最多的宗(县)。1904年,荣赫鹏率领英国远征军入侵西藏,一路受到西藏军民痛击,在江孜发生了可歌可泣的保卫战,因而江孜又被称为“英雄城”,电影《红河谷》讲述的就是这段故事。

  历经战火洗礼,随着时间流逝,江孜宗衙门大体被保存下来,是现今唯一保存完整的旧西藏宗政府建筑遗址。位于江孜县城中心的宗山,是江孜人民英勇抗击英国侵略者的历史见证,现今已成为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江孜著名的旅游景点。位于县城西郊的白居寺,始建于1418年,是唯一一座集藏传佛教三大教派于一寺的寺庙,“十万佛塔”更是藏传佛教中唯一的寺塔,塔上的智慧眼让人印象深刻。而位于江孜县城西南约2公里处的江热乡班觉伦布村,则是旧西藏有名的大贵族帕拉家族的祖业庄园所在地,也是西藏至今唯一保存完整的封建领主庄园,为人们认识旧西藏的封建农奴制度提供了宝贵的标本。

  帕拉家族是旧西藏有名的贵族世家,曾有5人担任过西藏地方政府的噶伦。在西藏现代史上,帕拉三兄弟扮演了极具代表性的重要角色。老大帕拉·土登为登担任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卓尼钦莫”,即大管家;老二帕拉·扎西旺久经营庄园,受封“仁悉”(四品俗官)头衔;老三帕拉·多吉旺久担任过十四世达赖喇嘛警卫团的“代本”(团长)。1959年帕拉三兄弟都随十四世达赖集团流亡国外。在西藏民主改革以前,帕拉家族仅在后藏地区就拥有25个农业庄园,土地1万余克(西藏民主改革前计量单位,1克约合1亩),8个牧业庄园,牲畜7000余头(只),役使农奴3000人左右。当时,班觉伦布村的40户214人中,有75%的家庭和人口属于帕拉家的朗生(家奴),此外还生活着旧西藏特有的差巴(领取份地,向农奴主支差役的人)、堆穷(小户)以及铁匠等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具有很大的代表性。

  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

  1995年春,笔者带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西藏农民的生活”课题组到班觉伦布村开展调查时,走访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那时许多老朗生还健在。他们在回忆民主改革以前的生活时,经常说一句话:“我们不是吃糌粑长大的,是吃饿长大的。”

  人怎么可能饿大?刚开始我很不理解,当问卷统计数据出来后我才知道,过去,朗生年人均口粮不到100公斤,每年庄园给农奴发放16如克(1如克约8至9公斤)粮食和一卷下等氆氇,放粮时不仅大斗进小斗出、粮里掺杂着杂草和泥土,还只发给能劳动的朗生。朗生一家老小都靠这点儿粮食生活,每天只能喝稀薄的糌粑粥,维持最低程度的生活需要,时常处于饥寒交迫之中。

  在封建农奴制时代,社会制度和生产力水平的双重落后,使班觉伦布村的粮食产量十分低下,每亩年产量徘徊在50公斤左右。以1958年的统计数据为例,班觉伦布村粮食总产仅2.8万公斤,人均有粮仅133公斤。西藏民主改革以后,虽然生产力水平没有重大突破,但社会制度的革命消灭了农奴主对农奴的剥削,极大地调动了翻身农奴的生产热情,土地面积也因部队农场的下放地大规模扩大,因而农民生活水平比民主改革前大幅提高,全村粮食总产量达到了6.5万公斤以上,人均有粮提高到320多公斤。从1966年到1976年,班觉伦布村的生产力水平没有明显进步,但政府推广步犁、化肥等先进生产资料,一定程度上使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改善。

  1978年以后,随着改革开放持续深入,班觉伦布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工作重心转移到发展上来,班觉伦布村村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1978年,全村粮食总产量突破10万公斤,人均年收入突破百元;1982年,村里的粮食总产量近20万公斤,人均年收入跃升到540元。1985年,班觉伦布村正式实行土地、牲畜双分到户的“两个长期不变”政策,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当年村里的粮食总产量达到28万多公斤,人均收入866元。此后一段时期,班觉伦布村发展在总体上呈小幅提高的趋势。1996年,村粮食总产量达36万公斤,人均收入1403元;2004年,村粮食总产量达44万公斤,人均收入达2038元。

  全面发展,大步迈向新生活

  进入新世纪以后,班觉伦布村村民不再满足于传统农牧产业带来的收益,转而开始向手工业、养殖业、温室育苗、大棚种植、多种经营等方面发展。截至2013年,班觉伦布村96户508人拥有农田1767亩、牲畜1682头(只)、大大小小的农用机械92台……人们开始运用更加科学的方式耕作,农牧林等产业总收入达到522.5万元,人均年收入7400元,全村93户人家建了新房,其中有85户是二层楼房。不仅如此,村里还实现了通高压电、通自来水、通路、通广播电视等,冰箱、搅乳机、打酥油茶机、暖气炉等现代家电的覆盖率达到70%,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空前提升。村里还建起了文化活动室、图书室、健身中心等,极大地丰富了村民的文体生活。

  2018年夏天,我在班觉伦布村做调研时的翻译、房东德吉夫妇送儿子到内地上大学,他们专程绕道来北京看望我,并把班觉伦布村的近况告诉了我。由此我得知,2018年,班觉伦布村农牧经济总收入达到748.83万元,农民人均收入10212.12元,基本与2018年西藏自治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30元持平。

  班觉伦布村曾是西藏历史上最底层的农奴聚居的村庄,经济发展的底子薄,一直是江孜县最贫困的村庄之一。回顾这个在西藏民主改革前人们吃不饱、穿不暖的“朗生村”60年的巨变,就如同一滴水折射出西藏农村和农民生活的变化,不能不用“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来形容。

  以德吉家为例。在民主改革以前,德吉的父亲尼玛顿珠是帕拉庄园负责管奶牛的朗生,他与妻子、孩子及姨母三代人住在12.6平方米的朗生小屋中。尼玛顿珠是村里最早参加革命工作的人,改革开放以后,尼玛顿珠家的生活条件明显改善,在村里率先盖起了楼房,他的子女先后参加工作,孙子辈全部走进大学,毕业后活跃在西藏的各条工作战线上。德吉是尼玛顿珠最小的女儿,在江热乡政府工作,为我们历次到班觉伦布村开展社会调查提供了很多帮助。德吉家最早在村子里建起来的那栋土坯两层楼房,现在已经变成了村里最“落后”的房子,他们虽然盖起了新房,却保留着这栋房子,作为村里的一个发展标本。

  西藏自治区从2012年秋季开始执行学前至高中阶段15年教育免费的政策,对农牧民子女就学实行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三包”政策,学前教育财政补助的政策也不断完善。在政府的推动下,班觉伦布村人也更加重视教育,目前,全村有95名学生在各级各类学校就读,已实现适龄儿童就学全覆盖。昔日的“朗生村”和“文盲村”,如今走出一大批中专生和大学生。2007年,班觉伦布村被评选为县级文明建设先进村,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一荣誉。

  今天的帕拉庄园已经是西藏旅游的热门景点,班觉伦布村也变得越来越美丽。1995年我去调查的时候,帕拉庄园阴暗破旧,我们所住的乡政府也透风漏雨,全村几乎无人会说汉语,孩子们是坐在泥地上读书的;2004年我去的时候,班觉伦布村焕然一新,参观帕拉庄园的游客络绎不绝,村里的铁匠家有了一位安徽籍女婿,开起了“汉藏一家亲”商店;2019年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到来之际,我从电视上看到一位又一位老朋友热情地讲述着班觉伦布村和他们自己的故事,而帕拉庄园已经淹没在农民的新居中。

  班觉伦布村,只是西藏许许多多乡村的一个缩影,这滴水珠足以让人感受到西藏农村发展长河的奔流之势。在越来越良好的社会生态环境下,无数这样的村庄正如涓涓细流不断壮大,滚滚向前,欢腾着奔向更加美好的明天。班觉伦布村的故事还在继续,让我们静静聆听和记录。

收藏 推荐